豐盛心靈寫作-手寫的秘密

分享在 facebook
分享在 google
分享在 twitter
分享在 linkedin

第二個豐盛心靈寫作課程,常有學員問到的問題:我一定要手寫嗎?可不可以用打字的呢?或是可不可以用平板手寫的方式呢?甚至也有學員問過可不可以用語音輸入?

先講結論:我會建議用手寫!

用手書寫對於大多數的人再簡單不過!但看似簡單的一個動作,其實在我們的大腦中的運作卻是一連串複雜的反應。

當我們在書寫的過程中,會先從大腦負責記憶的「邊緣系統」中將文字讀取出來,交由負責語言理解的「顳葉」做分析,接著再回到主管思維邏輯、決策與學習的「前額葉」部分,而儲存在「前額葉」中的文字資訊,緊接著由「大腦頂葉運動中樞」接收訊息後,透過運動神經下達「書寫」的動作指令傳遞給手指,此時會同時配合「小腦」運作,控制手指的動作,進行書寫。緊接著寫下的文字會以「視覺圖像」的形式,透過眼睛傳回大腦中負責視覺處理的「枕葉」處理,並由「前額葉」進行記憶交叉比對,確認書寫文字的正確性,再由手指進行修正。

看到這邊是否已經大腦打結呢?其實還不僅僅如此,書寫過程中除了上述會觸及的大腦運作與觸覺、視覺感受外,甚至有時候還有涉及嗅覺、聽覺,例如紙張、筆墨的香味或是一邊書寫、一邊聽著音樂,都會讓大腦運作觸及更多部分與神經元。

所以透過手拿筆書寫的動作,可以有效刺激腦部的活化!不過或許有人會覺得打字不是也是同樣的概念嗎?當我們打字時,同樣也有觸覺(手碰觸鍵盤)、視覺(眼睛看著螢幕),這樣不行嗎?

事實上手寫和打字最大的差異在於「文字成形階段」!當我們在打字時,雖然會涉及觸覺、視覺,但大腦並不負責「文字成形」,當我要打一個複雜的字,例如「龍」,如果是用注音輸入法或是漢語拼音輸入法,打字的過程中,我不需要特別去思考「龍」字怎麼書寫,只要會拼音即可;此外固然有些輸入法像是倉頡、無蝦米輸入法是用拆解字形的方式,但還是不像手寫時,需要「完全」知道「龍」字怎麼書寫,才寫得出來。

美國卡琳・詹姆斯(Karin H.James)心理學教授等人曾經做過一項實驗,給五歲小孩看一張卡片,卡片上會呈現一個字母或是一個圖形,然後分配孩子用三種方式的其中一種複製卡片上的內容:一種是沿著虛線描出來,第二種是在白紙上寫/畫出來,第三種是在電腦打字輸出。然後透過功能性磁振造影(fMRI,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)掃描記錄(進入時 fMRI時,研究人員會再拿同樣的卡片給小孩看過一次),結果發現採用第二種方式,在白紙上寫出文字的小孩,他們的腦部在看過圖像後,左梭狀腦迴、額下迴與後頂葉皮層這個三區域有較高度的活動紀錄,這三個區域,這個現象則是其他兩組的孩子沒有的反應。

Karin H.James 認為,這是因為在空白紙上書寫時,需要動用到較多的腦部運作(包含大腦、小腦),不僅僅只是輸出文字,還要先「規劃」知道如何書寫出卡片上的文字,然後再動手書寫它,尤其有些文字筆畫、變化較多時,更需要思考、回想等大腦運作。而當有輪廓可以描繪時或打字時,則不需要這些歷程的!

同樣地,2020年,挪威科技大學的神經心理學教授奧黛麗・范德米爾(Audrey van der Meer),針對12位年輕人與12位孩童進行大腦活躍活動的研究,每位參與者頭部戴著靈敏的傳感器,接收大腦運作時所產生的電脈衝,

每一位參與者分別進行45分鐘的手寫、打字和繪畫測試。研究過果顯示,相較於打字,年輕人與孩童的大腦在手寫時都更加活躍,研究者在手寫者身上接受到每分鐘500個數據點。

Audrey 解釋:「通過書寫,大腦中的記憶區變得更佳活躍。書寫時,手部進行的複雜動作,刺激了運動神經元,加上眼睛看見自己寫的字、耳朵聽見書寫時發出的聲音,這些都產生不同的感知作用,使得大腦不同區域間產生聯繫並且激活大腦使其準備好學習,因此我們會學得更好、也能記得更多。」

除了上述科學酌證之外,我建議手寫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:手寫的能量與溫度!先不論筆跡的優美好處,當我們拿出紙張,手握著筆桿,開始書寫的那一刻,大腦控制手腕,將力道傳遞至指尖,每一筆隨著內在情緒波動,都有著不同的筆觸、力道、情感,可以振筆疾書,也可以緩慢細膩,忠實的呈現內在情緒與潛意識的反應,幫助我們可以更深刻的感受、體會內在的自我,這絕對是打字無法比擬的感受、體驗。

因此建議不管如何,不要急著想要使用打字、語音輸入等方式,讓自己步調放慢下來,拿起紙、筆,開始書寫,相信會有不同的體悟喔!

歡迎留言

訂閱最新文章

Click edit button to change this text.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,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

Scroll to Top